当前位置:vnsc威尼斯城官方网站 > 财经区块链 > 互金行当权威人士这么说,怎么着幽禁

互金行当权威人士这么说,怎么着幽禁

文章作者:财经区块链 上传时间:2019-11-22

数字货币将会给目前的金融体系带来什么影响?是否会威胁到微信、支付宝业务?监管部门怎么完善金融科技监管的制度框架?围绕这些问题,新京报记者采访了互金行业权威人士、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武长海、西南财经大学普惠金融与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文。

可以运用“监管沙盒”,避免一刀切

陈文:央行的数字货币应该可以算是基础货币的补充。但是像以前央行发行基础货币,要最终投放到市场,实际上是必须通过银行做渠道商,银行微观主体做一个渠道,但是像数字货币的发行,可以直接面向普通老百姓(603883)和非营企业,少了传导环节。

Libra是Facebook宣布推出的加密数字货币项目,据其白皮书介绍,目的是建立一套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Libra尚未落地,就被暂时搁置,原因是面临美监管层层阻力。7月30日,美参议院再次举办“数字货币监管”听证会,议员和从业者针对数据安全等问题并未达成明显共识。在最新的公司季度财报中,Facebook提醒投资人由于很多因素导致他们可能无法在2020年如期推出Libra数字货币。

如何完善金融科技监管框架?

武长海:还是那句话,金融科技是为一国金融服务的。Libra不是金融科技,如果是它也一定是为美国金融或者美国服务的。Libra本身和法定数字货币没有任何关联性。法定的数字货币发行是数字经济下的一种大趋势,各国央行都在考虑,目前要发行数字化人民币,面临以下三大挑战:一是技术问题,二是人民币资本项下不能自由流动,三是利用数字货币进行违法犯罪等。

我国金融科技如何面对挑战?

加密数字货币尤其是Libra为代表的稳定币不能也不可以代替法定数字货币,法定数字货币是纸币的替身,是由央行发行的,一般的加密数字货币本身不具有货币功能,政府不可能把货币发行权拱手让给一家企业,这个想法在长时间内是不可能实现的。

新京报:Libra出现后,监管部门怎么完善金融科技监管的制度框架?

武长海:目前讨论法定数字货币为时尚早。我们对外界的新鲜事物总是一惊一乍的,为何?因为我们没有从战略上真正深入研究数字货币化的一系列问题。

Libra是Facebook宣布推出的加密数字货币项目,据其白皮书介绍,目的是建立一套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Libra尚未落地,就被暂时搁置,原因是面临美监管层层阻力。7月30日,美参议院再次举办“数字货币监管”听证会,议员和从业者针对数据安全等问题并未达成明显共识。在最新的公司季度财报中,Facebook提醒投资人由于很多因素导致他们可能无法在2020年如期推出Libra数字货币。

监管应该在有效预警、防控风险的前提下支持鼓励创新

黄震:央行要发行数字货币的想法,在周小川任人民银行行长时,就已经部署了,并且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也具备了基本条件。但数字货币用什么技术支持,以及定位是什么,还没有定下来。金融基础设施的改造、升级要时间,难度也很大。央行肯定要支持可以掌控的机构来参与,民营企业可能很难参与。

数字货币将会给目前的金融体系带来什么影响?是否会威胁到微信、支付宝业务?监管部门怎么完善金融科技监管的制度框架?围绕这些问题,新京报记者采访了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武长海、西南财经大学普惠金融与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文、互金行业权威人士。

可以运用“监管沙盒”这一概念。“监管沙盒”是一个“安全空间”,在此安全空间内,金融科技企业可以测试其创新的金融产品、服务、商业模式和营销方式,而不用在相关活动碰到问题时立即受到监管规则的约束。监管者在保护消费者/投资者权益、严防风险外溢的前提下,通过主动合理地放宽监管规定,减少金融科技创新的规则障碍,鼓励更多的创新方案积极主动地由想法变成现实,在此过程中,能够实现金融科技创新与有效管控风险的双赢局面。

黄震:央行要发行数字货币的想法,在周小川任人民银行行长时,就已经部署了,并且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也具备了基本条件。但数字货币用什么技术支持,以及定位是什么,还没有定下来。金融基础设施的改造、升级要时间,难度也很大。央行肯定要支持可以掌控的机构来参与,民营企业可能很难参与。

Libra发行以后,马化腾有段话是讲得非常精辟的,这种发币技术早就有了,关键看监管。我们国家最近处在一个对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的阶段,对互联网企业参与金融,尤其是发币的计划,是采取了高压式的强监管、严监管。目前政府叫停了我国境内所谓以区块的名义来进行发币的这些架构、项目、活动等等。

第二就是基于这些数据可以进一步去挖掘、分析、开发等,需要用产业引导的方式。因为目前来说,大家都意识到数据不仅是一种资源,它更是一种重要的经济形态,数字产业的发展不是仅仅靠有关个人数据信息、有关保护的一些规定就能实现,可能还要产业引导、产业规划等等,这些更有利于帮助它的发展。同时对于产业可能带来的垄断或者竞争,这些方面的问题要提前进行一个预判。

图片 1

陈文:我觉得不用焦虑。跟芯片等领域不同,Libra发行本身不是技术上重大的突破,技术门槛不高,如果中国监管机构允许,阿里、腾讯绝对发得更快,技术绝对不会落后,用户群也不少。而且,Libra发行对国内的影响会比较弱,第一,在国内客群不够;第二,国内支付领域的支付宝微信做得非常好,Libra的使用场景不多。

武长海:金融科技是金融创新的辅助手段,因此金融科技不可能代替金融,Libra能否归结为金融科技的判断标准是它能否是为金融服务的,为金融创新服务的,这个金融一定是国家法定意义上的货币体系。实际上我们已经吃到教训,把金融科技和金融混为一谈,结果导致金融风险和财富非法分配和转移,脱离实体经济,造成重大损失。

武长海:金融科技是金融创新的辅助手段,因此金融科技不可能代替金融,Libra能否归结为金融科技的判断标准是它能否是为金融服务的,为金融创新服务的,这个金融一定是国家法定意义上的货币体系。实际上我们已经吃到教训,把金融科技和金融混为一谈,结果导致金融风险和财富非法分配和转移,脱离实体经济,造成重大损失。

特朗普在推特上充满火爆色彩的言辞,确实对Libra的发币有非常大的冲击影响。因为当前各主权国家的政府、国会、货币当局,是基于整个国家的信用而发行的法币,从而产生巨大的财政金融效应。整个国家经济运行,如果离开了法币,就无法想象,尤其是美元。如果Libra成为一种世界性的、新的替代性货币,可能确实像美国国会议员说的,会冲击美国的货币政策和美元的地位,也就会冲击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影响到美国在全球经济链条中目前处在顶端的地位。

武长海:互联网公司发行虚拟货币,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在现有国家治理模式下,都不可能冲击或者代替法定货币。

正视数字货币对传统金融体系的冲击,建立合理的风险规避机制

新京报:Libra出现后,监管部门怎么完善金融科技监管的制度框架?

黄震:现在可能是要进行一个分层的治理,目前要形成一个统一的框架还是有难度的,但是基于主权国家它的跨国的合作,以及国际组织的协调,对于这种数据治理的标准、规则指引现在正在探索。

8月2日上午,人民银行召开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会议提出下半年要因势利导发展金融科技,加强跟踪调研,积极迎接新的挑战。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研发步伐,跟踪研究国内外虚拟货币发展趋势,继续加强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

如何看待央行推动数字货币研发?

可以运用“监管沙盒”这一概念。“监管沙盒”是一个“安全空间”,在此安全空间内,金融科技企业可以测试其创新的金融产品、服务、商业模式和营销方式,而不用在相关活动碰到问题时立即受到监管规则的约束。监管者在保护消费者/投资者权益、严防风险外溢的前提下,通过主动合理地放宽监管规定,减少金融科技创新的规则障碍,鼓励更多的创新方案积极主动地由想法变成现实,在此过程中,能够实现金融科技创新与有效管控风险的双赢局面。

互金行业权威人士:在Libra出现以及加密数字货币不断发展的今天,我们应主动参与到这场数字经济新竞赛当中,应进一步放开对加密数字货币的学术和技术讨论,迅速提升中国相关产业人士对数字经济竞争的认识水平。增强危机感,正视数字货币对传统金融体系的冲击,建立合理的风险规避机制,在一定范围内允许企业进行尝试。

图片 2

可以运用“监管沙盒”,避免一刀切

Libra发行以后,马化腾有段话是讲得非常精辟的,这种发币技术早就有了,关键看监管。我们国家最近处在一个对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的阶段,对互联网企业参与金融,尤其是发币的计划,是采取了高压式的强监管、严监管。目前政府叫停了我国境内所谓以区块的名义来进行发币的这些架构、项目、活动等等。

互联网巨头发币会不会冲击现有货币?

正视数字货币对传统金融体系的冲击,建立合理的风险规避机制

新京报:Libra落地后会不会对法定数字货币有冲击?马库斯在听证会上一直强调其竞争对手不是法币,而是支付宝、微信。

陈文:Libra直接触及的是个人和企业部门,在跨境支付结算领域具有比较大优势。美国的移动支付的便捷性是远远不如中国的。在支付宝、微信支付已经非常方便时,Libra在中国作为支付结算工具的发展空间并不大。

可能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两者的用户加起来,都没有Facebook的用户多,更重要的是,相比于支付宝、微信应用的中心化技术,Facebook采用新的分布式加密账本技术,会使支付的速度大大加快,成本降低,中国支付企业现有的优势可能会全部被扫荡一空。

新京报:Libra若成功落地,会不会对我国目前的优势地位形成弯道超车?下一步,我国的金融科技应怎么去应对一系列的挑战?

从根本上来说,Libra仍然只是一种在特定网络社区或商圈内使用的专用代币,既然是代币,那么它与法定数字货币并存的可能性并不太乐观。不管虚拟货币会不会形成与法币并存的格局,只要它以货币的姿态出现,与法定货币形成替代关系,就始终绕不开监管问题。

绕不开监管,现阶段不可能代替法定货币

黄震:目前中国的区块链企业的技术应该说在全球还是有一定的优势。一个是专利申请数和技术世界领先,同时,区块链落地项目很多,比如说基于票据链在金融领域的应用等,现在中国的区块链技术的优势和制度的落后是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互金行业权威人士:数字货币能使交易活动更加高效,而且成本更低,能见度更高。若能对其进行有效监管,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可以给数字货币市场带来很大信心。

新京报:央行表示要推动数字货币研发,你怎么看?

如何看待央行推动数字货币研发?

陈文:Libra直接触及的是个人和企业部门,在跨境支付结算领域具有比较大优势。美国的移动支付的便捷性是远远不如中国的。在支付宝、微信支付已经非常方便时,Libra在中国作为支付结算工具的发展空间并不大。

陈文:一般在科技创新领域,讲的是颠覆性创新,也就是跟以前的价值尺度是不一样的,大部分创新者都死掉,只有少数活下来,比如团购网站创业经历了千团大战后仅剩美团、大众点评两家,但这不适合金融创新,社会危害太强,金融创新必然要监管。

在7月8日举办的数字金融开放研究计划启动仪式暨首届学术研讨会上,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透露,国务院已正式批准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目前央行正在组织市场机构从事相应工作。

如何完善金融科技监管框架?

武长海:目前讨论法定数字货币为时尚早。我们对外界的新鲜事物总是一惊一乍的,为何?因为我们没有从战略上真正深入研究数字货币化的一系列问题。

央行数字货币利率可能会成为一种新的货币政策工具。一方面,有助于提升央行政策利率对中长期信贷利率的传导,增强央行对银行存贷款利率的控制力。另一方面,数字货币和法币的货币政策可以不同,如法币涉及零利率下限,可以有非常少但必须是正的利息,但数字货币可以有负利率,打破零利率下限约束,释放货币政策空间,这样对经济刺激作用会更大。

本文由vnsc威尼斯城官方网站发布于财经区块链,转载请注明出处:互金行当权威人士这么说,怎么着幽禁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