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vnsc威尼斯城官方网站 > 财经区块链 > 将推进货币权力从中央银行向公众转移,中央银

将推进货币权力从中央银行向公众转移,中央银

文章作者:财经区块链 上传时间:2019-09-11

工银国际研究部主管程实在财新网发表题为《央行的黄昏与黎明》文章,文中提到,随着新经济和金融科技的发展,新一代的数字货币将可能与有价资产相挂钩,实现对石油、贵金属、房地产等实物资产的代币化,从而找到内在价值锚。

近日央行在发行数字货币方面取得了新进展,央行推动的基于区块链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已经测试成功。由央行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已经在该平台运行。春节过后央行旗下的数字货币研究所也将正式挂牌,这意味着中国央行将成为全球范围内首个发行数字货币并开展正式应用的中央银行。

这样的“数字货币2.0”一旦大规模兴起,将真正推动货币权力从央行向微观群众的广泛转移。

图片 1

图片 2

央行的数字货币和虚拟货币有何不同?

广义上,数字货币是指电子货币、法定数字货币、虚拟货币,央行研究发行的数字货币是指数字化人民币,是一种法定加密数字货币,其本身是货币,而不仅仅是支付工具。

图片 3

与支付宝、微信支付有何不同?

支付宝、微信支付和电子银行都算不上数字货币,这些都是基于电子账户实现的支付方式,本质上是一种现有法定货币的信息化过程,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数字货币。

与Q币、比特币有什么区别?

根本区别在于发行者不同:虚拟货币发行者不是央行,只能再特定的虚拟环境中流通,数字货币可以被用于真实的商品和服务交易,但只有国家发行的数字货币才是法定数字货币,比特币是非法定数字货币。

图片 4

开发数字货币的好处:

纸币的供给成本将完全消失,央行支付储户的利息也将更加便捷。

未来银行卡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银行卡承载和账户密码,用于识别用户的身份,但随着技术进步,以后用户身份的认证会被其他更健全方式所替代,比如指纹认证、面部识别等,银行卡在未来有可能消失。

图片 5

接下来,国家控股银行将陆续安装数字货币取款机。

itSaiD它说3.0版主要功能:

1. 多维度全方位监控6000+家发债主体及债券,7*24实时预警(涵盖主体风险、因子预警、评级变动、交易异动、对外担保、处罚涉诉、债市公告、新闻舆情等)

  1. 灵活自定义信用评级模型,轻松建立评级体系

  2. 大数据定价模型新债定价,扩大投资机会

两会期间周小川就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做了深刻评述,发言中周小川全程用了一个区分虚拟货币的“数字货币”,当时就有人察觉出行长所说的数字货币和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是不同概念:

“在概念上讲,央行数字货币叫做数字货币电子支付(DCEP)。支付的是什么呢?是通过移动通信或者其他网络系统传递的东西。”

图片 6

央行发行的基于区块链的分布式记账的法定数字货币,本质上追求零售支付系统的便捷高效低成本、高度安全性。

中国人民银行在3年前就组织数字货币相关研讨会,由此可见,去年中国央行能够在世界范围内率先对区块链技术为基础的数字货币进行监督和规范,表明了央行对于数字的研究很可能比想象的还要早、还要重视,现在泡沫市场也并没有因为国家的严格监管而萎缩,监管反而有利于加快吹泡沫的速度。

图片 7

“不必太着急,要稳步有序研发测试,方向把握住,要强调金融服务服务于实体经济,提高效率,降低成本,防止变成过度投机的产品。”

既然两会时央行已经明确表明未来监管是动态的,并且明显有打击炒币投机者的意愿,那些认真研究区块链技术,能把区块链落地项目与实体经济相交融的技术研发公司相信也会得到官方支持。

未来唯一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纸币和银行卡的时代终将逝去。

现在的电子货币(微信支付、支付宝支付)账面上的那些数字符号,本质上还只是一种现有法定货币的信息化过程,只是支付工具,还不能称作严格意义上的数字货币。数字货币作为法定货币必须由央行来发行,其本身就是货币,而不仅仅是支付工具。

很多人始终想不明白在数字货币行情上扬的时候,参与者资产大量增值的时候,我们到底赚的是谁的钱?

其实,数字货币是在切割各国政府发行货币和税收两大蛋糕。各国政府通过滥发货币来掠夺财富的时代将会随着数字货币的完全普及而终结。没有中心化的货币系统作为支撑,税收也无从谈起。而那些参与者则是搭上了数字货币的便车,在数字货币普及的过程中乘势瓜分了世界的资产,瓜分了各国货币发行和税收这两大蛋糕。

中国人民银行(即中央银行,简称央行)拟定发行数字货币:

一、这是国家法定的数字货币。

二、这是全球首发,第一个吃螃蟹的国家。

三、与其它虚拟数字加密货币的区别:

1.这是国家平台;

2.是银行平台;

3.是大数据平台。

四、数字货币的架构:

一币二库三中心。

一币:法定数字货币;

二库:数字货币发行库,商业银行库;

本文由vnsc威尼斯城官方网站发布于财经区块链,转载请注明出处:将推进货币权力从中央银行向公众转移,中央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