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vnsc威尼斯城官方网站 > 财经区块链 > 交易所与庞氏骗局,区块链与

交易所与庞氏骗局,区块链与

文章作者:财经区块链 上传时间:2019-09-20

“金融就是庞氏骗局。”“黄金就是庞氏骗局。”

原标题:外媒报道:FCoin 交易所与庞氏骗局

曾经接触过资金盘的韩城对金融的感觉过于负面。在他眼中,被称为“数字黄金”的比特币,币价短期从一千多元飙涨三倍,也都是传销的“功劳”。

图片 1

传销和资金盘风行之时,比特币一度被用作交易媒介。

国外媒体cryptobriefing报道,FCoin"交易即是挖矿"模式可能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毫无价值的交易游戏。

韩城是一个 90 后,与资金盘和数字货币的故事却已纠缠了数年——参与著名国际庞氏骗局 MMM 并差点血本无归。他因传销接触比特币,最初毫无信仰,多次拿到之后立刻套现。不过亲眼所见最易动摇人心。正如我曾经采访过的持币者日禾所说,眼看着几百块的比特币涨到两千、两万,甚至十万,你就莫名其妙又信了。

在过去的几周里,FCoin从一个不为人知的交易所,一跃成为了市场上最著名的交易所,其交易量据说已超过了OkEx和Binance等一流交易所。

“赚了第一笔钱,人就会有点飘,脑袋里面真的会相信,比特币会涨到 50、100 万,生怕自己上不了车。”

让我们快速地回顾一下:FCoin交易所上线时,就运行在一个独特的商业设计下:所有交易费以平台代币的形式回馈给用户,51%的FCoin代币被锁仓,并且只能通过交易提取。在其白皮书中将之称为“交易费挖矿”(Transaction-fee mining)或“交易挖矿”(Trans-mining)。

最后,跟资金盘彻底断绝关系的韩城,成为了一名币圈韭菜。

当你可以卖给自己的时候,为什么要买?

比特币的“原罪论”并不新鲜。难以否认暗网和非法活动促进了比特币流通。Odaily星球日报采访过的一位知名交易平台前产品经理认为,2017 年 ICO 的新用户,大部分是来自被国家所禁的邮币卡等外盘的用户。

为一种稍微迂回的方式去获得用户的资金,该系统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Binance的CEO赵长鹏指出。“你与BTC和ETH支付交易费用,然后用平台币‘100%’返还给你。它不就是在用BTC和ETH购买平台代币吗?这和ICO有什么不同呢?“

数年前,信仰者在巴比特论坛中为技术信仰唇枪舌战,“比特神教”教徒指责比特股和以太坊皆为骗局时,外界对比特币也依旧知之甚少。区块链布道者、币信 COO 吴广庚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他 2015 年曾在火车上被三位赴京参加微商大会的人指责为“传销”,不久之后,他听说,这三位所在的 “云在指尖” 被工商局定性为传销。

在微博上,赵长鹏进一步预测,该系统将会比平时邀请更多的骗子:“如果交易所不能从交易费中获得收入,而只能从代币的价格中获得利润。如果不操纵代币的价格,它将如何生存?你确定你想和一个价格操纵者玩吗?你确定你能玩的过一个交易所庄家么?”

图片 2

正如他所料一样,FCoin的买单中似乎爬满了机器人。" FT的价格经常被操纵" "一位Reddit用户写道,他也把这次交易描述成一个骗局。不可能确定谁在交易的两端,但快速浏览一下订单,就会发现他们并非全是人。

区块链早期布道者的心酸往事

这种”操纵价格“的商业设计,并未阻止其他交易所的关注,反而纷纷效仿。Coinbene和Bit-Z这两交易所曾一度飙升至CoinMarketCap的榜首,一度成为热点新闻。另一家交易所BigONE后来加入了“交易挖矿”,目前每日交易额接近10亿美元。如果你从未听说过这些交易所,那你不难猜到如此巨大的交易量从何而来。

时至今日,比特币在区块链的光芒下被“拨乱反正”,鲜少有人提及这段过往。但无法否认的是,依旧有大量 “借区块链之名行传销之实” 的空气币。一度靠“交易即挖矿”和“平台币分红”跻身国内第四大交易所的 FCoin,也被第一大交易所币安的创始人抨击为资金盘。

Ethereum出现大面积拥堵

再想想韩城从传销受害者成为币圈韭菜的故事,我们不得不承认,今天的 “币圈世界” 与资金盘运作确实有大量相似之处。区块链一边承担着极客的技术理想,一边也被有心者渔利。渐渐地,这里形成了一个理想主义者和欺世盗名者兼存,投机者驱逐务实者的怪圈。

更让人质疑的是他们新代币的上市方式。FCoin没有像HitBTC那样要上币费,也没有像Kucoin那样需竞争排名上币。而是选择了一种非常引人注目的制度来让新入围者上币:一充值账户,一票。

自由软件运动、密码朋克、比特币之父——我们讲述过很多关于区块链理想主义的故事;今天,我们来讲讲区块链不愿为人所道的黑暗童话。

这样一个宣传噱头,造成的结果就像有人在繁忙的高速公路中间组织了一场快闪活动。致使以太坊网络出现了拥堵。所以交易费从原本平均每笔不到0.1美元涨到了5美元以上。

传销币的鼻祖:以高收益骗你入局的“庞氏骗局”

图片 3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犯罪形式在不断迭代。要了解今天传销币、资金盘,需要了解他们的前身。

这个系统并不是交易费挖矿(Trans-fee Mining)所固有的,FCoin可以以一种不会扰乱网络的方式轻松地将代币上市。但上市系统确实反映了这家交易所的优势 :毫无疑问,一家擅于洗牌交易的企业,也会将其虚假的交易量带入区块链,这也不足为奇。

韩城接触的第一个资金盘 “MMM”,是俄罗斯史上规模最大的庞氏骗局,受害者遍布东亚、东南亚。创始人谢尔盖 · 马夫罗季 1955 年出生于莫斯科的一个中产家庭。他擅长数学和物理,在莫斯科理工学院的电子工程专业毕业后,成为一名普通的程序员。 1994 年他和两位兄弟,以姓氏首字母为名,创办 MMM 股份公司,以投资石油的名义,用 “金字塔” 投资模式,声称要建立最大的投资基金。MMM 几乎在俄罗斯所有的知名媒体投放广告,大肆传播。

欢迎来到天堂

该项目于 1997 年崩盘,马夫罗季因而入狱,四年后出狱的他又重操旧业,这次中国成为了他的主要目标。这位“金字塔顶端”的男人于今年 3 月在莫斯科医院心脏病发去世,留下 14 万枚比特币。

此外FCoin还有其他一些交易功能设计,与常规的交易所相比,这些功能看起来完全是乌托邦式的。这个通证Token不仅让用户能够获得一部分收入(包括比特币、Ethereum以及FT的收入),还允许代币持有者“参与商业决策、团队选举等等”。

图片 4

其他交易所也有奖励计划,但FCoin是唯一一个声称向用户返还80%收入的交易所。

直至今天,一名为“MMM互助金融平台”的中国网站,竟还能访问。比特币的匿名特性受到资金盘的偏爱,网站上带有比特币钱包注册和购买教程,提供帮助(充值)和领取帮助(提现)都是以比特币操作。

图片 5

图片 6

这些都是相当诱人的承诺,目前有两种可能的情况:

根据该网站介绍,MMM中国的收益分成三部分:一是超高的固定收益,月息 30%;二是推荐奖,推荐人能获得被推荐人新投资额 10% 的奖金;三是经理奖,根据层级经理能拿到“伞下”会员固定比例的奖金。如今,网站上还挂着大量社区会员的各种获得帮助的“幸福视频”,传播类似互助理念,“感谢马夫罗季先生建立了伟大的平台并带来了中国”。

FCoin正试图成为一个网络社会主义联邦,分享利润,并参与社区重要的决定投票;

这种机制是典型的传销式设计:有超高收益,同时以收益吸引参与者招揽下线,以保证庞氏骗局有源源不断的资金来源。类似骗局曾在 2015 年前后在中国病毒式传播,后来被定性为非法集资、传销骗局的几个 P2P 平台也随之诞生。

跨交易挖矿(Trans-fee mining)的盈利方式非常巧妙,用大量高价值的比特币和Ethereum去兑换成零价值的FCoin代币,这实际上就是以虚换实。而创建FCoin则完全不需要成本。

行文至此,或有读者疑惑资金盘所为何物。坦白说,这是个没有严谨定义的名词。

非常喜欢分散治理和智能合约投票,但加密货币并不是一个每个参与者都能被信任地去追求共同利益的环境。

据智库百科,资金盘是指没有造血功能、拆东墙补西墙、用后加入会员的钱支付给前面会员的网资盘。“资金盘”的模式虽与英语中 Pyramid Scheme (庞氏骗局经典款)接近,却因传销“走红”。跟传统传销不同之处在于其无实物、走线上渠道,根据模式不同可细分为资金盘、分红盘、互助盘、拆分盘等。

结果不尽如人意

庞氏骗局最早源于 1919 年意大利移民查尔斯·庞兹在美国兜售的骗局。而在中国,传销模式的兴起跟俄罗斯 MMM 时代背景如出一辙,均是在国家经济改革前后、货币大幅贬值之时。

所有这些关于ERC-20s和智能合约的讨论可能会让人感到困惑,所以这里有一个简单的比喻,以帮助理解:

在贫穷和经济疲软之下,无处安放的贪婪和饥渴成为资金盘最大的温床。据一专门研究传销的公号写道,“1998 年前后中国社会飞速发展过程中,消费品不断增多,货币相对贬值速度较快,很多传销产品即便销量巨大,团队人多的黑压压一片,团队领导们收入更不上时代变化。于是以摇摆机(传销模式)为代表的五级三阶制,首先普及了早期资金盘模式,也就是买一个产品交多份的钱。”多交的钱进了领导的口袋,继而演变成先给钱后拿货,最后连货都没有,干脆直接以空壳形式运作。

想象一下,一家严格意义上免费的餐厅,当你买汉堡的时候,都能得到与你支付的价格相等的优惠券;

后来,传销“产业不断迭代”,衍生了上述的各种新型资金盘。MMM 是典型的"互助盘",哈尔滨人张天明还受 MMM “启发”创立了传销组织善心汇,购买“善心种”(实为激活码)“布施”,随后等待感恩“受助”。张天明把善心汇包装成扶贫济困、民族大业的事情;把自身包装成大慈善家,接受媒体采访,主打低线城市和贫困山村,在某些网点甚至被奉为神。换了名头之外,本质与 MMM 无异。

晚上结束时,收银机里的收入的80%重新分配给优惠券持有者;

核心攒局者、社区运营者、拉盘者、不明真相的韭菜——资金盘的运作与水深的币圈玩法多处重叠,许多传销行径披着“区块链”的外衣。

由于不断有新顾客进来买汉堡,一些顾客可以“一天赚5%”的回报。

图片 7

不需要区块链的科学家帮助,我们就能意识到,要让这家餐厅正常运转,那些优惠券根本不值其面值。

已经被定性的传销币有 MFCCLUB、UC摩根、中华币、云数贸五行币、中非币、万福币、U币、Vpay等

交易费挖矿(Trans-fee Mining)是一种全新商业模式,但并非所有人都看好它。一些评论员将这种模式描述为“庞氏骗局”,而另一些人则威胁要提起集体诉讼。这可能是无意的,但FCoin本质上似乎是在用新钱偿还老客户。

正如自媒体牛顿先生所言:“从查尔斯 · 庞兹的邮政票据投资破败入狱(庞氏骗局),到国内P2P公司的跑路,再到空气币站台大佬退出币圈。资金盘长盛不衰,从未消失。”

FCoin并不是第一家以其本地代币回馈用户的交易所,但其他交易所没有这么大方。

区块链赐予赌博的革命之路:公开透明的资金盘

尽管我们很喜欢抱怨Coinbase或Binance的交易费用,但至少我们知道我们付了多少钱。

很多人以为资金盘是“空手套白狼”,无本生利,实则不然。

当一个交易所承诺退还你的钱进,更多的时候,只有傻瓜没有怀疑,才会去相信吧!

询问了一些知情人士之后,Odaily星球日报发现,操盘者需有技术+渠道+营销,要掌握多项互联网创业必备的技能。

编译-内参君

在数字时代,基本没人搞传销不依靠“网络效应”,加上有的传销模式设计得特别复杂,人力操作成本巨大,“技术”成为第一生产力。

作者:Andrew Ancheta

区块链投行负责人由熙向 Odaily星球日报透露,为了快速上线,资金盘系统的开发一般找外包公司,成本在 10-15 万元。

文章来源:

东经是一家技术开发公司的 CTO,偶然接触到几个疑似资金盘的案子,他表示报价按需求而定,复杂的系统可能需要几十万。“有的做得大的客户对系统的承载量、速度和 UI 要求很高,他们还会找一些名人站台。”

特别声明:区块链行业ICO项目鱼龙混杂,投资风险极高;各种数字货币真假难辨,需用户谨慎投资。链内参只负责分享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一切投资行为与本站无关。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8

责任编辑:

为了让你感受大客户的需求,给你看看MMM 精美的英文介绍视频

渠道和营销(即获客能力)是资金盘或传销组织最具核心竞争力之处。MMM 之所以在众多庞氏骗局中“脱颖而出”,与其宣传手法不无关系;善心汇主打乡镇,依靠扶贫和宗教包装;还有打着知名外资机构或者冒充其他合法公司的方式。

最怪异的当属渠道。

营销是包装,本质是有组织地公开说谎。因而我们把“资金盘”叫做骗局,称投钱进去还帮忙拉人头的人为受骗者。若明知被骗,是受骗者,还是合谋者?

这就是渠道。传销中的渠道之首,是经理人培训学校的“校长”。“校长”手下掌握着数十万“忠心耿耿”的经理人,他们“训练有素”、“参盘无数”,知道如何快速拉人头入局,他们就像互联网的地推大军,曾是微商、是 P2P 地推大军、是互助盘布道者、是资金盘经理人,是传销模式生生不息的力量之源。

图片 9

本文由vnsc威尼斯城官方网站发布于财经区块链,转载请注明出处:交易所与庞氏骗局,区块链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