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vnsc威尼斯城官方网站 > 财经区块链 > 强行人来了,EOS背后的币圈丛林

强行人来了,EOS背后的币圈丛林

文章作者:财经区块链 上传时间:2019-09-17

最新宣布加入竞选的是OK区块链资本,来自国内最早的交易所OKCoin。

超级节点的EOS官方称呼为“区块生产者”(Block Producers, BPs)相当于比特币网络中的矿工角色。而能否成为超级节点,持有EOS代币者的支持非常重要。

是什么让这些被视为币圈大佬的人纷纷走到前台,进行路演、宣传、拉票,俨然像娱乐圈的选秀节目?人们追逐抢占EOS超级热点,是在追逐什么?

温州炒股团、温州炒房团早已名声在外,温州人参与区块链竞争超级节点,给EOS添加了新的炒作色彩。

全力准备竞选,路演、办线下交流活动,他们希望能从激烈的竞争角逐中多一丝胜算,是目前竞选者共同选择的一条路。

一切都不能阻挡中国投资者对EOS的热情。4月18日的一张照片显示,温州帮组建团队加入超级节点竞选。媒体报道,EOSWenzhou团队的发起人章胜茂坦言“不是特别懂”EOS,但不妨碍他们筹集到约40亿的资金,加入到超级节点的竞争者行列。

而更多的入局者,看重的其实是背后的巨大利益。

超级节点尚未选出,EOS已成超级庄家局。

这是一个全新的游戏。今年3月,EOS创始人BM(Daniel Larimer)公布由EOS持有者投票、选出21个EOS超级节点。

超级节点通过参与竞选产生。根据EOS团队Block.one公布的条件,参选者需要公开发布其公共网站和社交网站账号,组织的名称、总部所在位置,务器类型,服务器位置,至少三分之二的团队成员背景信息,到2018年6月3号之前的预算支出以及技术方案等一系列信息。持有EOS代币的用户可以通过官方开发的智能合约投票系统进行投票,持币人可以设置在代币锁定期内的候选人账户和投票数量,每个人可以在代币数量允许的情况下同时为多个节点投票,另外持币人还可以将代币委托给他人进行代投。

眼下,人们忙着抢占EOS超级节点,顾不上细究这种趋于中心化的共识机制。

在此前几天,媒体和自媒体发布多篇关于EOS的报道,聚焦超级节点的竞选。最新入局的,是被指控涉嫌诈骗而陷入舆论漩涡的OK集团。

EOS是一个对标以太坊的区块链底层平台,于2017年7月发行,创始人被称为BM,因为此前设计的区块链项目,在全球拥有一众粉丝。

如何避免权力集中而作恶?

“风口”可能几个月就换一轮,金钱在里面用“烧”来形容投入的速度和普通人难以想象的数量。

4月11日,EOS代币于价格6美元之下启动,迅速冲高至近9美元,大涨40%以上。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圈内震动。大量分析文章中,认为庄家强拉价格的观点占多数。一些人类比中国A股的庄家操作手法:放消息、拉高、出利好、出货,断定高价难以持续。更有人查询发现,EOS前10大钱包地址总持币量几天内持续下降了1%,认为头部玩家可能正在悄悄出货。

4月11日,比特大陆旗下的AntPool蚂蚁矿池在官方网站发布公告,正式参与竞选EOS超级节点。

为了规范EOS社区的发展并指导超级节点的竞选,Block.one副总裁Thomas Cox于4月中旬相继发布了几条EOS“宪法草案条例”。其中第四条规定,任何成员都不能接受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来交换任何类型的选票,违规处罚包括但不限于罚款、账户冻结和撤销交易。

当被问到参选者需要具备什么最关键的素质时,梓岑说:“韧性足。”

多数舆论转向对EOS的支持,关于EOS代币在其主网上线后如何从以太坊钱包映射转回主网的技术贴也多了起来。

抢占超级节点对大多数参选者来说,是占据未来区块链开发的主动权,以及可观的利益分红。

“EOS的DPOS机制,就注定了是一个超级庄家局。”一名区块链资深人士对《核财经》表示,区块链的核心信仰就是去中心化,而EOS却创造了21个超级中心作为网络基础,在以后的发展中,如何避免权力集中于超级节点而作恶,将会是极大的挑战。

如果 EOS 未来成为了区块链操作系统级别的存在,这些掌控着超级节点的人,将会拥有更大的话语权,有权力则肯定不会缺少金钱利益。

4月20日,EOS代币价格再次拉高。在Huobi.pro上于21日零时40分达到每枚11.309美元,约合人民币69.92元。

“我们这个团队其实是EOS的脑残粉。”谢朝晔介绍他们的竞选团队,成员陆雪游有非常早期参与了bts和steemit项目的投资;开发工程师邱绍锡,他是Bitshares、EOS社区早期参与者,对石墨烯框架有深入研究,他也是一直在持续在跟进BM的新项目EOS。

然而,几天过去了,EOS代币的价格并未回跌,而是于4月21日再创新高。

温州商人章胜茂最近沉浸在各种各样的饭局里,精神焕发。他正在发动一切能发动的力量,买EOS。

本来,因为21个超级节点的网络架构,EOS就被非议为违背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理念。而本轮价格暴涨前,众多大佬表态加入超级节点竞争、基于EOS的DAPP空投糖果、代币映射……利好消息密集出台,分析文章空前活跃,不禁令人联想到中国A股市场庄家娴熟的操盘手法。

参与竞选的网页是通宵做出来的,10名核心团队人员和参选材料编撰、注册公众号、提交竞选资格申请,全部在一周内完成。

不仅如此,由于EOS的上涨,带动了数字货币市场整体上行。其中比特币于4月12日的7000美元之下启动,涨至4月21日的8800美元以上。

大多数人埋头做生意,没接触过数字货币,听完根本摸不着头脑,但模糊知道,这是对温州有好处的事。

其他的参选者则通过巡演、组建同盟等方式获得支持增加力量。有媒体报道,韩国的参选者甚至喊出了类似“不投不是韩国人”这样的口号来激发民族主义情感。

4月7日,薛蛮子发微博说看好EOS,也开始支持EOS联盟参与全球节点的竞争;

EOS代币在ICO阶段预计发行数量为10亿枚。今年3月,EOS创始人BM(Daniel Larimer)宣布由EOS持有者投票选出21个EOS超级节点时,对超级节点的酬劳是代币总量每年增发的5%,后减为1%。按照4月21日最新价格约70元计算,意味着21个节点每年将分享约7亿元的预期收益,另外还有因为对EOS主链拥有发言权而附加的战略价值。

“我们始终是非常失落的。”章胜茂说。

按照计划,EOS主网将于2018年6月上线。在ICO乱像纷呈、全球政府加强监管的背景下,2018年上半年的数字货币行情低迷,大多数代币价格几乎跌入谷底。而EOS一直相对坚挺,成为市场中的一面旗帜。4月11日的行情突然爆发,更吸引了所有的目光,被推向风头浪尖。

今年3月初,币圈知名人士“老猫”对外宣布要竞选EOS超级节点,随后一批中国人宣布加入竞选。

众人的担忧在本轮EOS代币的价格暴涨中有所体现。

区块链去中心化是人们始终在纠结的问题。

图片 1

同一天,吴郎宣布EOSUnion面向全球EOS社区展示竞选理念、核心团队及资深顾问团队阵容。

火爆的行情,暂时掩盖了对EOS超级节点庄家垄断和操纵的疑虑。而EOS创始人BM对V神的回答是:真正的目标是降低创建新社区的准入门槛,并允许自由市场竞争来奖励最有效的社区和惩罚最腐败的社区。

或者规则可以随时更改。根据以往的经验,EOS现在制定的投票和发展规则,到了6月1日上线后完全可以修改。

类似的质疑,自2017年6月EOS启动ICO起就持续不断。

“股东可以改变一切,持币人什么都可以改。创始人设置的参数,持币人觉得对的,改掉就行了。”这导致未来EOS超级节点的变数还会很大。

更多资讯,请下载核财经APP

他们的饭局更多起来了。起初团队成员跟各自做生意的亲戚朋友讲解,“我们现在要干这么一件事,这是站在世界前沿的啊,是对温州未来发展有好处的事,它未来可能服务于咱们实体经济……”

根据eosDAC官方说明,将对持有100个以上EOS的用户进行1:1空投,于2018年4月15日进行快照。由此,一些技术问题成为圈内的热议话题:哪些钱包支持空投?存在交易所的EOS能否接受空投?如何转移EOS代币?如何进行快照?

目前,距离EOS主网上线还有1个多月,到了EOS超级节点争夺战的中期。依然有新的团队宣布加入竞选,EOS的价格每天都在攀升,风口表现的越来越劲。

根据4月18日EOSGo社区最新的报告,全球已有71个机构宣布参与超级节点的竞选,其中中国的数量最多,为24个。查询相关资料可知,涉及知名区块链圈内大佬的项目有:暴走恭亲王的EOS.CYBEX、老猫的EOSLaoMao、李笑来的INBlockchain、获薛蛮子天使轮投资的EOS UNION、徐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社交网络ONO、易理华的EOSeco,以及比特大陆旗下的蚂蚁矿池等。

图片 2

《核财经》4月20日通过以太坊浏览器查询发现,EOS钱包地址持币量全部低于10%。而4月14日查询时,还有钱包地址持币量超过10%。这说明,在价格暴涨期间EOS前10大钱包地址总持币量持续下降,可能并非头部庄家出货,而是调整仓位以适应新规。

章胜茂是没有赶上互联网发展窗口期的创业者,EOSWenzhou团队十个人全部是温州实体经济从业者。温州在改革开放初期的实体经济发展中一直是浙江省领跑者,但实体经济整体面临发展困境。

图片 3

面对眼下的EOS超级节点的竞选热潮,他的表情有点凝重,中国表现出了过度热情。

图片 4

“饭局上谁说哪个币好,我们就买。”章胜茂说。去年11月,他就在饭局中朋友的推荐下买了几十万个EOS。

但这一切都都挡不住众多大佬纷纷入局EOS争抢超级节点,是因为其中蕴含了巨大的利益。

多年以来,“温州帮”以一个善于抓住机会的群体著称,在中国的股市与楼市中,留下了众多充斥着腥风血雨的传说。

现在,他们又闯入了一个充斥财富和机遇的新领域—— EOS超级节点竞选。

2018年3月28日,以太坊创始人V神(Vitalik Buterin)发布文章,对EOS超级节点的竞选机制进行了分析,称超级节点的争夺已经成为了中美地缘政治经济战争中的另一个前沿战线,违背了区块链以及加密货币创建最初愿景。他同样认为,EOS的DPOS容易形成超级节点的利益联盟。

4月18日,宣布EOS超级节点竞选的EOS引力区、EOSREAL去温州路演。EOS引力区肖铧东感到这个地方有点奇特,“以前都是我给别人种植信仰,来了温州发现被他们种植了信仰。”

几乎与此同时,比特大陆旗下的蚂蚁矿池宣布加入超级节点的竞选。

一位区块链领域的投资者和创业者曾对深链财经表达过对 EOS 的担忧:“规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某个人或某些人可以随时更改规则,这就是价值观出现了问题。”

被视为可能超越且替代以太坊的区块链开发平台3.0,EOS(Enterprise Operating System)尚未正式出生就成为明星。

据官方消息,EOS主网将于今年6月1日上线。在此之前,全球想要成为超级节点的人可以自由竞争。

4月19日,OK集团旗下风险投资基金OK资本(OK Blockchain Capital)宣布将成立EOS生态建设专项组,创建EOS-OK社区,并正式加入EOS超级节点的竞选。OK资本承诺,为EOS生态项目提供1亿美元的资本支持,大力推动EOS全球生态的建设,构建起以EOS为代表的新一代区块链产业生态新格局。

与其他的各自代表的技术派和经验派的 EOS 超级节点竞选者不同,章胜茂和他背后的温州商人团队在一个多月前还不知道“超级节点”。

图片 5

眼下,抢占EOS超级节点就是最火热的风口。

因此,在超级节点争夺战中,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拉票”手段。老猫3月9日《风雨飘摇之际,我选择做个超级节点》文章中宣称,会把做超级节点所获得的EOS,扣除成本后全部分红给投票者。

温州商人团队想过竞选失败,但沉迷于买币的他们还来不及多想风险性的问题。

与比特币和以太坊采用POW(Proof of Work、工作证明)机制不同,为了提高区块链效率,EOS采取了DPOS(Delegated Proof of Stake、权益授权证明)机制。EOS共设有21个的区块生产节点,收集、验证网络交易信息,打包到区块中,并广播给其他节点,即超级节点。

“肯定有成就感,我的ID往那一方,别人就知道这是梓岑。EOS超级节点,那是很有荣誉感的事。但是万一跌了,大家都会骂我,那会很痛苦。”他说。

据了解,硬件条件中有亚马逊 AWSEC 2 主机 x1.32x large 型、128核处理器、2TB 内存、2x1920GB SSD、25Gb 带宽等。该服务器一年的运行成本就达数十万元。

style="font-weight: 700; border: 0px; margin: 0px; padding: 0px;">3000万年薪的“竞聘”

Block.one副总裁Thomas Cox亦于4月18日增加了EOS“宪法草案条例”称,为了防止庄家控制,持有EOS代币的数量不得超过发行代币总量的10%。

如果按照完全去中心化共识机制,未来在区块链应用领域,它可能因为节点太多、分散而导致效率低下。EOS将交易节点数量减少,效率就可以提高,但也意味着趋向中心化。

老猫这种行为被一些媒体指控为“贿选”。

“技术上的问题都不算问题,规则才是根本。”他说,其更好看以太坊。

众大佬争抢超级节点

“现在什么都没有,‘架子’都没有,有的只是热度。”他说。因为是行业的深度参与者,他还被同行成为“布道者”。

4月初,关于EOS就消息不断。先是主网6月份上线的消息被逐步加热,随后是基于EOS的项目DAC将空投糖果的消息反复发酵。

但这在EOS主网上线之前,一切都只是设想。

梓岑对BM的超级节点游戏已经很熟悉,他此前已经是另一个项目的超级节点,这次他又加入了,参选的代号是HelloEOS。

这还只是第一年的分红,未来如果 EOS 的价格增长,这笔分红将会越来越多。

他坦言,EOS未来一定会遇到危机,不会一直涨。作为参选者,“我自己都战战兢兢”。

本文系深链财经 原创,作者:梁辰,授权博链财经 刊发。

狂热的竞选氛围还在继续,币圈分析人士告诉深链财经,热潮过去,EOS不可能一直涨。最重要的是,维护一个超级节点是把双刃剑,劳心劳力,很不简单。

4月19日,在跟另外一个竞选者EOS引力区肖铧东的直播对谈中,他分享成为超级节点的经验。

于是,“买!”

“我们不靠外面,就靠300多万遍布全球各地的温州商人。”章胜茂说。

这波抢占EOS超级节点的热潮来的猝不及防,很多后来参与的中国竞选者对深链财经表示,仓促应战。

本文由vnsc威尼斯城官方网站发布于财经区块链,转载请注明出处:强行人来了,EOS背后的币圈丛林

关键词: